封魔真经 第三十五章 烈阳剑刃

2020-03-30 霍林郭勒装修公司

封魔真经 第三十五章 烈阳剑刃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凌寒用了自己所剩的十块灵石,从吕青那里购买了一块进入功法阁的木牌。

同样的,凌寒在这块木牌上也察觉到了阵法与禁制的存在,这种禁制一般是防止别人伪造用的。

一路左拐右拐,凌寒才来到吕青口中所说的功法阁,这是一个数丈高的三层阁楼,从上面,凌寒感应到了强大的阵法波动。

这个阁楼上,起码布置了一个四级以上的阵法,凌寒走到阁楼门口,将木牌拿在手中,然后才迈步走了进去。

在进入阁楼的瞬间,凌寒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波动划过自己手中的木牌与腰间的身份牌,感应到两个牌子上的禁制之后,那一丝波动才立即消失。

此时,凌寒心中才放松下来,这应该是四级阵法“大乾困魔阵”威力比七杀阵弱一些,但是却能将他永久的禁锢在里面。

如果凌寒不小心触动阵法,那么,估计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会失去自由,倘若在阵外,凌寒消耗点时间还能将其破除,但是被困在阵内就麻烦了。

来不及打量四周,一个飘渺的声音就在凌寒心中响起,“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只能带走一部功法,不得在此翻阅,否则,后果自负。”这个声音冷冽无比,丝毫不含一点感情。

凌寒刚要开口说什么,眼前白光一闪,他就出现在一个密室之内,四周没有门窗,只有身后有一个类似于传送阵的东西,其内摆着几个书架,上面杂乱的堆放着无数书册。

凌寒走过去随意翻了一下,其中有残破的,有完整的,不过书架上却有着一行小字。

黄阶下品、中品功法,“简单易懂,威力偏低。”似乎是介绍功法等级的,接着他又去看另一个书架。

黄阶上品功法,“难度一般,威力一般。”

玄阶下品功法,“难度中等,威力中等。”

玄阶中品功法,“玄奥难懂,威力极大.....。”

凌寒看了一下,这间密室之内,品阶最高的就是玄阶中品的功法,与心法相比,功法却是常见了许多,不然,像玄天宗这种门派,也不会把玄阶中品的功法拿出来赠与低级弟子。

难得的一次机会,凌寒自然要挑选威力大一点的功法,随意的看了一下,凌寒在黄阶上品功法中看到了气剑诀,这应该就是张彦拿走的那一部功法。

将目光移到玄阶中品的书架上面,玄阶中品的功法比其他品阶的功法要少了许多,而且还大部分还是残破的。

烈阳剑刃,破虚掌,阴阳遁.....。

凌寒仔细的打量着每一部功法,遗憾的是,不能打开看,这让他一时间有些犹豫起来,到底选哪一本。

看了好一会,凌寒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不知道感知力会不会被阵法感应到?”

如果被感应到,很可能就会触发阵法,但是不用感知力,他又无法判断出,哪一部功法,才是最适合他的,左右看了一下四周。

凌寒缓缓的将感知覆盖到其中一本书册上去,他没有急着去看书的内容,过了一会,见没有任何异常之后,凌寒才小心的将感知探了进去。

他一直关注着阵法的波动,只要稍有异常,他就会立即将感知收回,好在,凌寒感知力一直进入到书中之后,都没有什么异常发生,此时,凌寒才呼出一口浊气,放松了下来。

他看的这本书是“破虚掌,”近身攻击,将灵力贯注于手掌中,威力强大,气势惊人。

凌寒肉体本就强悍,他需要的是远程攻击,将感知探向另一本书,“阴阳遁,”逃命功法,依然不适合。

“冥王体”强体功法,看样子不错,但却是残缺的。

一连看了好几本书,凌寒都觉得不合适,最后将感知停在了烈阳剑刃之上,“凝结出一把火焰剑刃,具有强大的杀伤力,由于威力强大,容易造成使用者经脉损伤。”

犹豫了一下,凌寒还是决定选择“烈阳剑刃”虽然也是残缺的功法,只有第一层跟第二层,但是却比较适合凌寒,至于反噬,凌寒暂时不去考虑,以他强大的肉体,普通的反噬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拿着书走到传送阵旁边,这还是凌寒第一次见到传送阵,出于对阵法的痴迷,他仔细研究了一番,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估算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到半个时辰了,故而凌寒直接踏入了传送阵之内离开了密室。

白光一闪,他又出现在了功法阁门口,此时那个飘渺的声音再一次在凌寒心中响起,“功法离开此地三日后,会自行消散,无法拓印,无法抄袭,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之后,声音就彻底消失,凌寒被一道强大的推力,推出了功法阁,“这大乾困魔阵,果然千变万化,凌寒也能布置出四级阵法,但是他没有大乾困魔阵的阵图,否则定然要研究一下这困魔阵。”

摇摇头,凌寒转身往自己住处走去,他只有三天的时间参悟“烈阳剑刃”,此时他必须抓紧时间。

回到住处,凌寒去给张彦打了个招呼,说要闭关几天,然后就径直回到了木屋,关上了房门,坐在床上开始参悟书中的内容。

果然跟书架上所说的一样,深奥晦涩,凌寒每看一句话,都要花许多的时间来参悟其中的意思。

时间一过就是半日,凌寒依然眉头紧皱的沉浸在书中,其右手比划不停,虽然能凝聚出一丝火焰,但是离成功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凌寒就这样不眠不休的又参悟了近一日的时间,才将手中的书放下,但他的眉头却依然紧皱着,似乎还有什么地方没弄懂。

深吸一口气,凌寒双手一阵变幻,一套繁复的法诀被他打了出来,空气开始变的炙热,嘭!一道巨大的火焰长剑出现在了凌寒手中。

从上面散发出强大的威能,而凌寒体内的灵力更是被吸走了近三分之一,看着火焰剑刃,凌寒还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法诀一变,火焰长剑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将书册再次拿起,凌寒又皱着眉头继续研究,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凌寒突然大呼一声,“原来如此。”

说完他再次起身,手中法诀再次打出,只是,这一次的法诀却简单了些许,嘭!火焰剑刃再次出现在了凌寒手中,其威力与先前似乎没什么差别,但是凌寒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方才他研究烈阳剑刃的时候,将其中的法诀想的过于复杂,导致他召唤出来的火焰长剑虽有威力,但却少了一些灵动。

凌寒随手一挥,火焰长剑在屋子里面游走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他的手中,感受着上面火焰的高温,凌寒抓在手中却是对他没有任何伤害。

满意的将火焰长剑收起,凌寒拿起功法朝着张彦的住处走去,他打算将烈阳剑刃拿给张彦,毕竟张彦也曾慷慨的将自己的功法借予凌寒。

此时张彦正在屋内修炼,见凌寒过来,便一脸高兴的将凌寒迎了进去。

“怎么样?凌兄在功法阁中获得了什么功法?”张彦一进门就一脸兴奋的冲凌寒问道。

凌寒微微一笑,将功法拿出来递给了张彦,“你自己看吧!”

张彦也不客气,拿起书就是一阵翻阅,越看,其眉头越是紧皱,“凌兄你这书来历不凡啊!”

凌寒一脸的疑惑,“怎么?张兄看出了什么问题?”

张彦摇摇头,“从这本功法的威力来看,确实是玄阶中品的功法,但是这功法一共有六层,光是前两层就达到了玄阶中品,那完整的功法起码也是地阶甚至天阶的功法。”

“至于这经脉反噬....,”张彦沉吟了一下,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凌寒眉头微微一皱,“张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张彦犹豫了一下,“修炼此功法,每使用一次,经脉中是否会传来一丝胀裂的疼痛。”

凌寒沉吟了一会,“好像是的。”

“那就对了,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凌兄使用此功法的次数越多,经脉的疼痛感就会越加强烈,到最后,甚至会经脉爆碎而亡。”张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

凌寒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如此说来,那这功法岂不是一部失败的功法?”

张彦点了点头,“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如此。”

凌寒叹了口气,看来,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能随意使用此功法的,“多谢张兄指点,”凌寒抱拳感谢道。

张彦摆摆手,“你我二人无需如此客气。”

凌寒点了点头,“张兄修为与我差不多,见识却是比我广了许多啊。”

张彦笑了笑,目光带着一丝回忆,“我从小就是一个乞丐,意外被一个修真者收留做了他的道童,跟在他身边久了,见的事情自然就多了。”

“原来如此,对了,张兄可知道附近哪有什么灵市?”凌寒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灵市?”张彦皱着眉头想了一会。

“东边山脉中似乎有一个灵修者交易的地方,但是那里鱼龙混杂,恐怕.....,”张彦看了一眼凌寒没有再说下去。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青海治疗白癜风医院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刘新琼

好医生祖宗宝多久可以退烧
心绞痛的病该如何正确应对
小孩脸黄怎么办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