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神国 第112章 格尼薇儿和摩根

2020-03-30 霍林郭勒装修公司

统御神国 第112章 格尼薇儿和摩根

老油条里最不缺的就是识时务的家伙,而甘德罗斯营地的这群家伙们,大部分都非常识时务。

枫?爱德华无法理解,他哪一点不比陆观强?怎么陆观的命却这么好呢?难道陆观就是传说中的上帝的私生子么?这也不对啊,上帝那家伙还不是看着自己儿子被刺死,然后七日后复活的么?

这尼玛陆观连复活这步都省略了,直接搞逆袭,谁TM的受得了啊!

陆观能够崛起,运气是一方面,但他也不是完全靠运气。也有他的冲动,也动用了他的小聪明。如果当初入学实战的时候,他没有挺顺而出,护持在黛安娜的面前,他怎么可能被黄金狮子阿赛尔如此重视呢?

才能,运气,还有一些外界因素,统统集合在一起,才塑造了如今陆观的命运。夹在卡美洛神国命运之中的命运,天知道这只蝴蝶将会产生如何的影响,是否真的如同陆观所愿打破笼罩在潘德拉贡血脉头顶的鬼神莫测的神术?

“陆观,记得我前段时间说过什么吧?”

“殿下要来考核,我自然是翘首以盼了!”

陆观早就猜到阿赛尔的心思,阿赛尔只让他调动八十名甘德罗斯营地的骑士,那么剩下将近两百名骑士怎么办?

换句话说,阿赛尔准备利用这些骑士跟陆观的筹齐的一百名骑士对抗。也就是考验陆观能否战胜两倍于己方的敌人。

如果陆观没有这个能力,那么想要战胜黑铁塔就会很困难。他可见过黑铁塔训练出来的士兵,恪尽职责,各个都是不畏生死的优秀骑士!在配合上,在协调上,黑铁塔已经做到了近乎于无懈可击的地步。

阿赛尔率领甘德罗斯营地的这两百号人,冲战斗力上,也不过堪堪追上黑铁塔手下的一百号人的战斗力而已。真的跟黑铁塔对上,双方的胜负比率,在阿赛尔心中估计还是他自己较低一些。

看到陆观丝毫不惧,阿赛尔满意的点点头,拍拍手微笑道:“很好,那么伊莉雅,你就来当裁判吧。规则么,按照你准备的来吧。”

“哥哥,为什么呢?我也是要参加比赛的!”

伊莉雅都穿上了她那身银质的铠甲,腰间配上细剑,骑着自己的独角兽从甘德罗斯营地门口走了进来,很不情愿地说道。

“你不来,那谁来啊!”

阿赛尔知道卡尔顿等人一定要参加,毕竟卡尔顿身边的十来个人也都是跟这个卡尔顿这个主人的。

“我来吧。”

单单这三个字,瞬间就令整个甘德罗斯营地的骑士们各个目光呆滞,兵器落地,差点溃不成军。

拥有这样魅力的人,除了那位天下第一美人格尼薇儿以外,还能有谁?

只见今日的格尼薇儿带着花边遮阳伞,身后这个一队穿戴整齐,英武不凡的女骑士卫队,跟着伊莉雅公主一起走了进来。

“格尼薇儿,你怎么...”

阿赛尔看到伊莉雅调皮的表情,顿时明白了,伊莉雅早就想好了让谁当裁判了。

“我也很想看看阿赛尔殿下在战场上的英姿,所以不请自来了,请殿下赎罪。如果这样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格尼薇儿这就告退。”

“格尼薇儿小姐,怎么会能。只是您这样美丽,我害怕某些不美好的事物玷污了您举世无双的美貌而已。”阿赛尔深情的说道,看起来这个家伙已经完全沉沦在了格尼薇儿的美貌之下了。

这招欲擒故纵,玩的真是太好了。

陆观心底非常不爽,他分明没有看到这个小妞有任何想要离开的行动,刚才那些话不过是说说而已。格尼薇儿在说之前就已经知道,阿赛尔一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同时,陆观也对阿赛尔非常鄙夷。你说说你,你好歹将来也是卡美洛的王,怎么对付个女人都对付不了?还让人家以后会给你戴绿帽子,弄得老子现在给你操碎了心。

“是么?陆观营长,看你似乎不太喜欢我来这里呢?”

格尼薇儿突然轻声的委屈说道。

陆观一听,顿时心头巨震,上次他就有点感觉这个女人有能够看透别人内心的力量,而这次又是这样!

上一次,他刚有个疯狂的念头,将这个女人往战场上那么一放,黑铁塔会不会就投降呢?

结果格尼薇儿后来就来了一句,她不会参加这场对抗。

而这次呢?他刚刚对这个小妞不爽,人家就立马又说穿了,这是巧合么?还是格尼薇儿真的就不是那么简单的女人?

“我记得传说中,亚瑟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摩根。有传言此女是个女巫,擅长各种巫术。最后不仅仅得到了亚瑟王的血脉,还制造和分裂了亚瑟王跟其王后格尼薇儿的间隙,也算是真正破坏了整个王朝的幕后黑手了。不过,具体的情况谁都不知道。”

陆观记得只是传说中,并非真事。何况,现在的情况又不是完全复制当初的情况。命运这种东西,从来都是虚无缥缈,似是而非的玩意。

他只是略微想起来一些,格尼薇儿的父亲也是个国王。曾经赠送给了亚瑟王一张圆桌,也就是十二圆桌骑士开会的那张桌子。

他以前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既然格尼薇儿也出身名门,还跟会巫术的摩根斗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那么格尼薇儿本身是否也是个会魔法的巫女呢?

再说了,格尼薇儿本身出身名门,花点钱学些巫术类的玩意,也不是说不过去,毕竟人家又不是灰姑娘天天需要干活才能生存。天知道这些贵族小姐们成天没事干,每天都在研究什么?

想到这里,陆观觉得还是自己的祖国古代好啊!名门世家女子未出嫁之前又要学习女红,又要学习琴棋书画啥的,根本不会没事干尽想一些歪门邪道。

“陆观?”

阿赛尔喝了一声,将沉思中的陆观的魂喊了回来。

“啊?殿下,什么事情?”

“格尼薇儿小姐的话,你还没有回答?”

“咳咳,我只是在想,甘德罗斯营地没有什么可以招待格尼薇儿小姐的,害怕万一我们僵持的时间长了,会怠慢了格尼薇儿小姐。”

陆观的借口从来都不用想,张嘴就来,就如同他吹牛和说谎的时候一样,完全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

岳阳中医男科医院患上术后ED怎么用药幼儿小便黄

小儿厌食颗粒
治脑梗哪好
常州妇科医院
为你推荐